未分類

十幾秒後,秦冠宏在狐小媚的引領下走進了客廳。

當秦冠宏看到秦嫣然昏迷不醒的時候,他當即眯起了雙眼,眼寒芒閃爍,令人膽顫心寒。

秦冠宏攥緊拳頭坐在秦巖的對面,咬牙切齒地看着秦巖。

“秦大爺,來來來,別那麼緊張,咱們一起聊聊人生,談談理想好不好?”

秦巖笑哈哈地說,給秦冠宏倒了一杯茶。

“你把我孫女怎麼了?”

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秦冠宏既心疼又憤怒地問。

從小到大,秦冠宏都不捨得動秦嫣然一根指頭,現在卻被秦巖弄暈了,他現在恨不能將秦巖生生撕碎了。

“哦!沒什麼,只是給她下了縛魂咒,順便在她身種了萬蟲蠱!”

秦巖輕描淡寫地說,好像下縛魂咒和萬蟲蠱十分輕鬆一樣。

秦冠宏聽到耳卻不由睜大了眼睛,臉色凝重地看着秦巖。

他沒有想到秦巖不但會縛魂咒,而且還會萬蟲蠱。

縛魂咒乃是一種十分高等的道術,一般情況下只有很少人會用。

至於萬蟲蠱,那是苗疆蠱術,雖然蠱術是道術的一個偏門,但是威力巨大。

一旦有人招,很難化解。

好在秦冠宏是天尊,可以利用魂力和道術強行解蠱。

唯一的缺點是需要七到十天的時間。

“想不到你還會蠱術!”

“略知一二!好了!秦大爺,咱們都較忙,還是直接交換人質吧!小心夜長夢多。”

秦巖不想和秦冠宏多說話,只想趕快將耿家國救下來。

“在交換人質之前,我要看看我孫女是不是被你搜魂了!”

“好!”秦巖念動咒語,伸出食指和指點在了秦嫣然的肩頭。

一股魂力通過秦嫣然的肩頭,迅速擴散到她的全身下。

縛魂繩當即鬆開了秦嫣然的三魂七魄。

秦嫣然從迷迷糊糊慢慢清醒,漸漸恢復了意識和知覺。

當她看到秦冠宏後,立即從沙發站起來,激動無地說:“爺爺!你來了!”

秦冠宏點了點頭,關切地問:“嫣然,秦巖沒有對你搜魂吧?”

“爺爺!沒有!”

秦冠宏“嗯”了一聲,轉過頭對一個秦家人說:“把耿家國帶進來!”

耿家國雙目呆滯,一步一步地從別墅外走進來。

他每走一步,像機械人一樣,顯得格外僵硬。

二樓的耿瑤瑤看到自己父親的樣子,還以爲耿家國出事了,當即悲從來,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一樣,“嘩嘩譁”地從眼流出來。

“爸!爸!”

耿瑤瑤一邊大聲喊着,一邊要從樓跑下來。

夏雪尼和狐小媚攔住她,在一邊安慰耿瑤瑤,讓她不要打擾秦巖做事。

看到耿家國的樣子,秦巖知道秦冠宏給耿家國下了行屍咒。

了行屍咒的人,雖然心裏面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但是身體卻不由自己控制,而是由操控人控制。

不過行屍咒是一種祕術,很少有人會。

“你給我耿伯伯下了行屍咒?”

“沒有錯!等你解開了縛魂咒和萬蟲蠱,我解掉他身的行屍咒!”

秦冠宏和秦巖開始談條件。

秦巖敢根本不吃這一套,因爲他能解開行屍咒。

“不用了,我只要人!”秦巖擺了擺手,十分霸氣地說。

“你當真?當然了!”

聽到這裏,秦冠宏嘿嘿冷笑起來:“秦巖,你年紀輕輕這麼老謀深算,果然不是一般人啊!”

“我雖然能解開縛魂咒,但是想要解開萬蟲蠱卻不是那麼容易,至少需要七天。”

“而你則可以利用這七天遠走高飛對不對?”

秦冠宏以爲秦巖想逃走,他卻不知道,秦巖想利用這幾天突破天師。

一旦秦巖突破天師,實力堪天尊,到時候和蔣婉兒聯手,絕對可以殺的秦家片甲不留。 聽到秦冠宏這樣說,秦巖也不說破,面無表情地說:

“秦大爺,咱們還是趕快交換人質吧! 錦鯉小王妃:重生美容聖手 不要再耽誤時間了!”

“好!依你!”

秦冠宏對秦嫣然招了招手,示意秦嫣然過去。

秦嫣然點了點頭,跟着秦冠宏,與其他秦家人一起離開了秦巖的別墅。

當秦冠宏剛剛離開,耿瑤瑤從二樓順着樓梯跑了下來,她抱住耿家國的胳膊大力地搖起來:“爸!爸!你怎麼樣?”

緊接着,耿瑤瑤又轉過頭問秦巖:“秦巖,我爸沒事吧?”

秦巖安慰了一句耿瑤瑤,當即抽出槐木劍,念動咒語對着耿家國的眉心指去:

“天地問道,陰陽借法,三魂不滅,七魄不朽,元神恢復,衆靈歸位!”

一道金光順着劍尖鑽進耿家國的眉心,耿家國打了一個寒顫,從癡呆清醒過來。

“秦巖,謝謝你!我真該死,居然不停你的勸告!”

響起自己所做的一切,以及給秦巖惹來的麻煩,耿家國無羞愧。

秦巖擺了擺手:“算了,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!”

“主人,既然耿伯父沒事,吾們爲什麼不把秦家的人攔下?”李天霸憤憤不平地說。

他覺得這樣放走秦冠宏實在是有些可惜。

其實秦巖這麼做也是無奈之舉。

雖然蔣婉兒達到了鬼皇,但是他們的整體實力不夠。

而秦家人多勢衆,不是他們這幾個人能吞掉的。

更何況他們這裏還有耿瑤瑤這樣不會道術的人,以及實力較差的狐小媚。

如果真的開打,即便雙方能打一個平手,肯定也會死傷一些人。

而這絕對不是秦巖願意看到的。

所以秦巖不願意現在和秦家開戰,他想晉升到天師之後再和秦家開戰。

到那個時候,他們的整體實力完全超過了秦家人。

秦巖當即將自己的意思告訴了李天霸。

聽說秦巖正在準備衝擊天師,李天霸激動地說:“主人,真的嗎?”

與此同時,宇天成和慕容雪菡他們也十分激動。

如果秦巖可以晉升到天師,那秦巖的實力將堪天尊,到時候和蔣婉兒聯合起來,想滅掉秦冠宏那是分分鐘的事情。

對於慕容雪菡來說,秦巖能晉升到天師還有一件好事。

那是秦巖可以品嚐男女之間的甜情蜜意了。

慕容雪菡期待這一天,可是期待了很久很久了。

“那還有假!好了,最近幾天我閉關,你們都不要打擾我!同時也不好再給我惹麻煩!”

說罷,秦巖轉過身走了二樓,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秦巖剛剛坐下準備修煉道術,他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起來,而且音樂還是那一首爛大街的小蘋果。

“喂?”秦巖沒有看來電顯示,直接接起了電話。

“將軍,是我戰孤城!馬嬌她們有消息了!”

“哦?是嗎?太好了!趕快說說!”

聽到戰孤城的話,秦巖立即從牀坐起來。

次秦巖沒有給馬嬌打通電話,他隱約覺得馬嬌父女肯定出事了,否則不可能這樣。

當戰孤城忙完自己的事情後,秦巖讓他繼續留在帝都,幫着尋找馬嬌他們。

原本秦巖以爲這需要一定的時間,誰能想到戰孤城辦事這麼幹淨利落,這麼快有消息了。

“將軍,他們參加了一個道法大會,這個道法大會的會場在非常偏遠的山裏面,再加參加大會的人都必須關機,所有他們全部關閉了手機!”

聽到戰孤城這樣說,秦巖懸着的心頓時落進了肚子裏。

他之前還以爲要發生大事,誰能想到只是虛驚一場。

“哦!原來是這樣啊!我還以爲出大事了!”

“將軍,不過他們已經參加了半個月了,可是還沒有從道法大會出來,我估計肯定出事了。剛纔我還專門去了道法大會的外圍轉了一圈,那裏簡直是人間地獄!”

“啊?什麼?”

秦巖的心又被提了起來,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。

“將軍,道法大會外圍陰氣森森,到處瀰漫着鬼氣,我還以爲我走進了閻羅殿。如果不是爲了給你傳消息,我……”

戰孤城的話剛剛說到一半,他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。

獨寵嬌妻:總裁甜愛不消停 緊接着,戰孤城的手機裏面傳來了一陣陰測測的笑聲:“嘿嘿嘿!哈哈哈!”

“你是誰?”秦巖擰起了眉頭大聲地詢問。

對方沒有回答,依舊陰測測地笑着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秦巖繼續問。

“嘀!嘀!嘀!”手機裏面傳來了通訊斷的聲音。

看來戰孤城遇害了,他不是被擒了,是被殺了。

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秦巖的心掀起了驚濤駭浪,他怎麼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該死的!看來我的計劃要擱淺了。

原本秦巖打算先對付秦家人,可是現在他卻不得不去一趟帝都了。

他不能扔下戰孤城不管,更不能扔下馬嬌和自己的師傅不管。

秦巖下了牀,打開門來到一樓的客廳。

此刻李天霸他們正在笑哈哈地談論秦巖晉升天師的事情,當他們看到秦巖又下來後都愣住了。

“主人,你怎麼下來了?”

李天霸好地問,言外之意是:你怎麼不閉關修煉道術了?

“天霸,天成,雪菡,你們隨我去帝都走一趟!馬家出事了!而且戰孤城有可能也遇害了!”

啊?什麼?

聽到秦巖這樣說,李天霸他們全部睜大了眼睛。

“事不宜遲,我們現在趕快走!”

秦巖也懶得給他們解釋,轉過身直接向別墅外面走去。

李天霸和宇天成對視了一眼,趕快跟在秦巖身後。

慕容雪菡想了想也飄到了秦巖身邊,

蔣婉兒身形一閃,攔住了秦巖的去路:“主人,那我呢?”

“你守在家裏面,保護好我爸媽,還有狐小媚她們!”

秦巖一邊說,一邊轉過頭向狐小媚、耿瑤瑤和夏雪尼她們望去。

蔣婉兒極不情願地點了點頭:“爲什麼我這個一號打手卻變成了一號保姆!”

“因爲你的能力最強!所以要放在最關鍵的崗位!”

秦巖拍了拍蔣婉兒的肩膀。

聽到秦巖的誇讚,蔣婉兒在瞬間充滿了力量。 經過長途跋涉,秦巖他們開車來到了戰孤城失蹤的地方。

這裏是距離帝都三十公里外的休閒度假村,度假村四周綠蔭環繞,空氣清新。

只可惜這裏沒有一個人,不但顯得孤寂空曠,而且顯得有些陰森。

Write A Comment